盾冬盾/吸包使我快乐/Trigger厨/欢迎勾搭٩( 'ω' )و
 

吧唧: 我的史蒂夫呢!!!

前后等了差不多两个月的冬冬前几天终于回来了哭,拍了几张吧唧和盾鼠(?)以及盾坨

之前被太太们的黏土吧唧毒到,也想自组然而没看到特别适合的自己又手残不会改...

一开始有考虑直接买现成的冬兵兵人,但是被好友毒害了多年还是看幼齿脸的娃最顺眼,就决定还是入个六分az的罗马诺送出去改哈哈哈哈。暂时吃土是组不了盾了,吧唧别锤死我(x

手还没改,过段时间大概自己研究下试试?

【盾冬】蛋蛋危机(4)

摸鱼摸慢了TOT

semiquaver:

呃,女装预警?


04

 

史蒂夫一周以后才回到瓦坎达,这次的任务比想象中的棘手,他同时又要隐藏身份,进行得不大顺利。史蒂夫踏进他们的那栋房子时,巴基正在无奈地配合旺达拍照。这个小姑娘显然对这件事上了瘾,每天都给他弄来一些乱七八糟的小衣服,拿着相机对他拍个不停。

巴基当然想躲开,从第一天的那条纱裙开始他就迫不及待地想从这个小姑娘的手里逃跑了。他不大明白现代人的兴趣,难道他们就喜欢看一只小老鼠的服装秀?

可每次看到旺达焦急和失落的表情,巴基又实在忍不住,只能灰溜溜地从角落里爬出来,然后无奈地祈祷今天的衣服是条裤子。可是旺达从来没有给他做过裤子,要不然只有一件上衣,要不然就是裙子。经过前几天的惊吓,巴基现在几乎是波澜不惊,不论旺达给他套上的衣服有多么羞耻,他都能够在镜头前毫不在意地啃着自己的小虾米。

可当他见到史蒂夫的那一刻,还是浑身一个颤抖。他知道在史蒂夫的眼里他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小仓鼠,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穿着这条裙子去见史蒂夫。史蒂夫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条裙子,深蓝的无袖上衣的V字领口绣着白色的五角星,下半身是短短的红白相间的百褶裙,头顶还有一顶蓝色的小帽子。连巴基都能记得,那就是七十年前史蒂夫卖国债的时候那群姑娘的装扮,咆哮突击队可没少用这个开史蒂夫的玩笑。唯一的可惜大概就是他没能穿上高跟鞋,戴上白手套。依然是为了他方便行动,旺达只剩下了半边裙摆,前面的裙摆全部裁掉,该遮住的部位一点也没遮住。

巴基实在不明白旺达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裙子,他觉得昨天的骑马装就帅气多了。他绝不能让史蒂夫看到他穿裙子的样子,除非史蒂夫也穿回来。

小仓鼠立马从软扑扑的垫子里爬出来,用极快地速度蹿了出去。旺达被他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豆豆眼先生”。

巴基不希望旺达着急,可他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等他找个小角落把这身要命的裙子弄下来再说。史蒂夫刚刚放下他的装备,听见旺达的惊呼时,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巴基的面前。

巴基绕过他的腿,他还能看见他的制服上沾染着点点的血迹,靴面上也满是尘埃。他愣了一下,居然就被史蒂夫拎着裙摆放到了手里。

巴基伸出爪子挠着史蒂夫的手心,而史蒂夫好像不会觉得痛也不会觉得痒,看着他的蓝眼睛里闪着光。

“嗨,科尼。”史蒂夫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子,“你有没有想我?”

巴基黑溜溜的眼珠转了几下,终于低下头去舔了舔刚刚被自己挠出红痕的手掌心。该死的史蒂夫,明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抵挡他漂亮的蓝色眼睛。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对巴基来说,恐怕就是穿女装的样子被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看见,不光这样,更糟糕的事情莫过于你的好朋友好同事,居然打开了一个奇怪的相册,里面全都是你奇装异服的样子。

巴基趴在史蒂夫的手心里,瞪大了眼睛看着旺达手里那个邪恶的界面。巴基不是不会用手机,事实上,因为间谍任务的需要,他对电子产品甚至可以说是擅长。可他没怎么玩过那些年轻人的玩意儿,比如说这个叫做Instagram的邪恶网站。这个叫做“豆豆眼先生”的主页已经有了不少粉丝,上面的照片让巴基巴不得把旺达的手机直接挠破。

旺达颇为兴奋地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那是他穿着骑装趴在一只玩偶的小绒马上,“队长,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巴基死死抱住史蒂夫的大拇指。拜托,史蒂夫,快说句公道话,最好跟旺达说一声,我需要一条裤子,一条普通的舒服的裤子。

史蒂夫沉默了几秒,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旺达,你能帮我注册个账号吗?”

巴基愤愤地跳到史蒂夫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上,愤愤地咬了下去。

 

任凭巴基怎么不满,史蒂夫仍然注册了账号,并且关注了那个邪恶的网页。巴基知道,几乎所有的复仇者都关注了那个专门放他的照片的地方,甚至那天看到旺达给他拍照片的提恰拉陛下都称赞了一句巴基可爱。

巴基可一点也不想要这样的赞誉,他算下来都已经一百岁,一个一百岁的男人,其实想要的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史蒂夫。七十年前,史蒂夫是他最好的兄弟,最亲近的朋友以及最默契的搭档,七十年后,史蒂夫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切。

所以当史蒂夫把他放在手心里,温柔地盯着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不大重要了。史蒂夫的脸上还有任务时留下来的伤痕,巴基盯着那几道血痕挪不开目光,他明白血清的作用会让这些小伤快速痊愈,可是他从七十年前开始就见不得史蒂夫受伤。

史蒂夫看着小仓鼠的眼神,过了一会儿才发觉这个小家伙一直盯着自己脸上的伤痕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不要意思,摸了摸自己那个已经结痂的口子,对着巴基笑了笑。

“这没什么。很快就会消失的。”

巴基有些不满地挠了挠他的手心,他想听听史蒂夫这一星期做了什么,为什么又弄得灰头土脸伤痕累累。

史蒂夫把他放在了面前的书桌上,拿出了放在边上的画本。开始快速地起稿,巴基趴在他的身边,盯着史蒂夫的画笔开始发呆。他从小就见过史蒂夫画画,他喜欢看史蒂夫画的那些美景与街巷,也喜欢看史蒂夫画的自己。他总是告诉史蒂夫应该去给那些姑娘们画像,任凭哪个姑娘也都被他的画弄得脸红心跳。可是他不记得史蒂夫有给哪个姑娘送过画像,反倒自己给他做过最多次模特,有那么一次,他坐得实在是又僵又累,竟然就那么睡着了。

如今他只是一只小仓鼠,史蒂夫的画笔和有力的双手在他的眼里都显得无比的巨大,可是那感觉却一点儿也没变。每次史蒂夫在画画时,巴基总觉得他像是个魔法师,总是能让他看入了迷。

史蒂夫画得很快,只需几笔巴基就能看出个人形。没过多久,那画大致便已经成型了。巴基换了个位置,他顺着史蒂夫的手臂一直爬到他的左肩,然后才定睛去看那幅画的全貌。

那是个男人,却穿着裙子。准确来说,那个男人,穿着跟他一样的裙子,短短的V领无袖上衣配着同样短短的裙子,一脸的气急败坏。巴基盯着看了好久,才发现那是他自己,准确来说,那是詹姆斯·巴恩斯中士。

他一下蹿到画纸的中央,小爪子对这画上的人一阵乱抹,直到史蒂夫又把他拎到手里,然后把画纸扔到一边。巴基的掌心已经全都是铅笔的黑印,在史蒂夫的掌心里不满地蹬腿。

“科尼。”史蒂夫有些不满地皱着眉头。

巴基更加不满瞪着他,他仰躺在史蒂夫窝起来的手心里,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那是巴基。”史蒂夫无奈地摇摇头,“我最好的朋友。”

你就这样偷偷地画你的最好的朋友的女装画像吗?

巴基挥舞了一下他的小爪子,史蒂夫就笑着看他,继续说下去,“他或许都不记得了,我们在军中的时候,我过生日。那天是独立日,但我们在欧洲战场上。那天所有人都去了附近的酒馆庆祝,我以为巴基也去了,而我一个人呆在帐篷里。然后,巴基他,他为了逗我开心,竟然专门穿了这一套。我的天啊。”

史蒂夫的脸红起来。而巴基却呆得一动不动了,他仍然有许多记不住的事情,就像这件事,他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他愿意为史蒂夫做任何事情,可原来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庆祝生日难道不能用别的方式?

“我当时的反应傻极了,巴基因为我不说话以为我不喜欢。他用行军床的被子把我蒙在里面然后又把衣服换了回去,还不许我再提。”史蒂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脸涨得更红了一点,“其实我只是看呆了,我觉得他很好看。巴基总是很好看。科尼,你总是让我想起他。”

巴基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烫,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是一只小仓鼠,或许已经涨得满脸通红了。他自暴自弃地眯起眼睛,扑腾地想拿爪子蒙住自己的脸。

救命啊,巴基想着,他一定是故意把这段记忆遗忘的,那可真是傻得可以。而他的史蒂夫,看上去好像比自己还要傻,他微微皱着眉头,但是嘴角又带着笑意。

“嘿,科尼,你想见他吗?他就睡在这里。”

巴基在变成仓鼠以后还没有去查看过自己的冷冻仓。他的身体应该依然好好地躺在那里,而史蒂夫却不知道眼前的小家伙就是他的巴基。巴基对着史蒂夫眨了两下黑乎乎的豆豆眼,史蒂夫被他乖巧的样子又逗得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肚子,又向下戳了戳。

巴基整只鼠打了个激灵,然后蜷缩起来。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大约是被最好的朋友看到你的女装以后,还依然保不住,你的蛋蛋。

——TBC——

查看全文

P1还在抗拒总被史蒂夫有意无意摸到蛋蛋,P2就被气成宁愿被摸的小公举啦!

惯例安利一发 @semiquaver 的原文蛋蛋危机!!

【盾冬】蛋蛋危机(03)

一起睡觉!!开心得先转了再准备纸巾擦鼻血慢慢看!!😚

semiquaver:

仓吧唧几乎要怀疑人生


03


 


提恰拉在史蒂夫把他送去检查的当日就派人送来了养殖的笼子和鼠粮,那笼子很漂亮,里面还有个颇好看的大滚轮。可巴基一点也不喜欢。拜托,他可是个人类,即使被塞在小小的仓鼠身体里,他也不愿意在那个小小的笼子里度日。他还是喜欢软乎乎的床铺和史蒂夫的枕头,可不想在木屑里打滚。


在巴基无数次从笼子里爬出来以后,史蒂夫终于也不再强求把他塞回鼠笼里。他当然不愿意呆在那个逼仄的小地方,虽然他现在也不过巴掌大小,但他毕竟是人类,总归受不了笼子里的感觉。况且,他这七十年早已受够了囚笼的感觉了。好在即使他是仓鼠,史蒂夫也从来没逼过他。他变成仓鼠后依旧和史蒂夫睡在一起,他倒是大大咧咧,反而是史蒂夫每晚都小心翼翼生怕压到了睡在他身边的小仓鼠。


这张小床是旺达刚刚送来的,向史蒂夫说明这是她特地为豆豆眼先生做的。巴基趴在史蒂夫的口袋里,咬着史蒂夫的口袋边缘,在旺达望过来的时候又躲回了史蒂夫的口袋里。自从那天他们在取名字的时候没有达成意见一致,所有的超级英雄们就坚持叫他不同的名字,不过巴基除了“科尼”谁都不肯答应。他本来也不想答应史蒂夫,可每次看到他望着自己的蓝眼睛,巴基就没法不作出一点回应。这仿佛是一种本能,不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终究还是得看着史蒂夫。


旺达的小床正好配他小小的身体,床上还铺了软垫和小枕头,看起来与人类使用的别无二致。床的边缘有些高,巴基的身体圆滚滚地,爬上去竟然有些吃力。史蒂夫坐在一边看着他,巴基愈发觉得有点丢脸,他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把自己蹭上去,却因为他过于短小的手脚一直不能如愿。


更可恨的是,就在他如此努力地和那些这东西搏斗的时候,史蒂夫居然在他的旁边笑出声来。史蒂夫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却让巴基觉得无比地清晰。巴基有些愤恨地用小爪子挠了一下他的被子,转过头去瞪了史蒂夫一眼。


史蒂夫还是那样带着笑看着他,过了几秒,他终于摇了摇头,托了一下巴基的屁股。


“旺达把床沿做得太高了。”史蒂夫轻声说,好像在自言自语,全然没有发现刚刚被他托上床铺的小仓鼠,身体又僵硬了几秒,然后飞速地钻进了被窝里。


巴基简直不敢想象,该死的史蒂夫,他居然又趁机摸了自己的蛋蛋。巴基在被窝里把自己蜷成一个团,自从变成了仓鼠,他的蛋蛋就多次遭劫,甚至让他想要怀疑史蒂夫是不是故意的。他又想起了史蒂夫样子,恨不得在他的手心挠上一百下。老天啊他只想要一条裤子保护一下自己可怜的屁股和蛋蛋而已。


被子被掀开的时候,巴基浑身抖了一下。转过头便看到史蒂夫真拎着小被子的一角盯着他。他有些不满,突然被掀被窝的感觉当然不好,就算他是一只仓鼠。史蒂夫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揉搓着他的耳朵。该死的,巴基心里想着,却又控制不住地浑身瘫软酥麻起来。


做一只仓鼠或许真的很容易满足,就像他现在只要史蒂夫的几次抚摸就可以舒服得好像忘记了一切。史蒂夫虽然在裤子的事情上极其迟钝,却对抚摸他的小宠物上很有一套。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像个人类,哪有仓鼠喜欢睡床的。”史蒂夫一边揉着他的耳朵一边说道。


巴基想要对史蒂夫说些什么,可他只能用他的小爪子挠了挠身下的床单,那床单又小又软,虽然作为只仓鼠这已经足够,但巴基挠了一下后又生怕把那小小的床单挠破。


史蒂夫的手指停了一下,有些忐忑地问:“我是不是挠得你不舒服了?对不起。”


他的手指刚要离开之时,却被巴基的小爪子牢牢抓住。小仓鼠黑乎乎的眼睛盯着他,过了一会儿,巴基几乎是费劲了权利把史蒂夫的手指往自己身上拽。可是他的力气太小,反倒自己踉跄了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巴基知道他现在又是以什么姿势面对史蒂夫,说实话过了这些天他几乎都要习惯了动不动就毫无隐私的这个姿势。只是他此刻抱着史蒂夫的手,他这一摔,那手指也随着他的动作往下压了点,正正好好又压在了那个部位上。


靠!!!我的蛋蛋!!!


巴基猛地推开了史蒂夫的手指。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碰你这里。”史蒂夫看着仰躺在小床上,似乎用一点愤愤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仓鼠,好像每次他不小心碰到小家伙的那一块区域以后就总是会引起这小仓鼠的不满。他的视线逐渐下移,然后盯着那一块看,终于伸出手去,轻轻地碰了一下。


你不是知道不能碰吗!!!


巴基立马扭动了一下身体,对史蒂夫怒目而视。虽然他不知道史蒂夫究竟能不能看出他眼神中的不满,他挠了挠自己的肚子,准备用力翻过身去,再去找史蒂夫算账。


史蒂夫却看着他又笑起来,伸出手去也挠了挠他的肚子。巴基伸着小爪子想要把史蒂夫的手推开,到真握住他的指尖的时候,史蒂夫又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又用手指戳了戳那个敏感的部位,似乎还有点迷惑地盯着那看了良久,才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呢?”


去他的为什么!


巴基终于自己挣扎着翻过了身去。他决心不再理史蒂夫,虽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和兄弟,从小到大形影不离,但史蒂夫这种有意无意就对他的蛋蛋下手的行为实在让他不能忍受。他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下她的小床,想找个角落钻进去,就让史蒂夫永远找不到他。可当他听到史蒂夫喊着“科尼”时的声音,又忍不住停下回过头。


他永远都不可能抛下史蒂夫,不论他是曾经的詹姆斯·巴恩斯,还是后来的冬日战士,甚至于只是现在的一只小仓鼠。史蒂夫在他的面前蹲下来,说实话,如今他的大个头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头巨兽一座高山,可巴基却从来相信史蒂夫不会伤害他,当然,蛋蛋除外。


一人一鼠就这么面对面看着对方,直到史蒂夫伸手到他面前,巴基迟疑了一秒,终于乖乖爬上了他的手心。


 


过几日吃饭的时候,巴基觉得自己好像又胖了。他趴在那个给他准备的小食盆旁,吃着一块小小的苹果。他不愿意吃鼠粮,那些东西实在对他来说难以入口,可在史蒂夫的注视下,他只能乖乖地吃下去,所以水果和零食就成了他不得不珍惜的美食。可即使他每天都吃得那么少,他的身体还是胖嘟嘟软乎乎的,四肢短得几乎要摸不到自己的肚子。


他伸了个懒腰,心中有点烦恼,史蒂夫不得不去欧洲一趟,而他被留下来让旺达照顾。旺达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即使他确实不喜欢豆豆眼先生这个名字,但在旺达期待的表情下,他也终于败下阵来。


至少,他的蛋蛋不会受到威胁。


巴基想要打个滚,旺达却戳了戳他的脊背,然后一道红光把他包围,巴基觉得似乎有什么力量把他托起来,然后他便飞到了半空中。


巴基在之前就曾见过旺达的这种超能力,但却没有真的感受过。飞起来的感觉有点奇怪,但也不算太坏,不过,巴基想如果他是一只普通的仓鼠,这会儿恐怕已经吓得半死了。


旺达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缓慢地移动着,发现巴基看上去情绪平稳以后松了口气。她缓慢地把小仓鼠移动到自己的面前,用她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嘟囔了一句什么话。


巴基觉得有些奇怪,可他也实在弄不清现代女孩儿的心思,况且旺达和普通女孩还不一样。他只好一动不动地看着旺达,猜测她想做什么。他知道这个女孩儿应该没有恶意,可他还是有点微微的发抖。好像变成小仓鼠后他的脾气和性格就外露了许多,逐渐想起了一些事情以后他的性格依旧有些闷,而变成小家伙以后他就好像焦躁了好几倍,总是忍不住弄出点声响,总要史蒂夫把他捧在手里安抚才能放松。


“队长一定会喜欢的啦。”旺达眨着眼,对他笑眯眯地说,然后手指一动,一个什么东西从她旁边的盒子里飞了出来。


巴基变成仓鼠以后视力虽然没有像真的仓鼠一样极差,但也比原来差了一大截。直到那东西飞到他的眼前,然后轻柔地把他包裹住,他才发现那是一件小小的衣服。


巴基有些欢快地“唧唧”叫了两声,很配合地让那些布料在他的身上环绕,心里不住地赞叹旺达。虽然史蒂夫听不懂他的话,这个小姑娘却给他做了衣服。可当一切完成时,巴基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的下半身,依旧没有被包裹起来,他那个被史蒂夫摸过好多次的部位依旧暴露在空气里,甚至还因为微风有点丝丝的凉意。


巴基有些扑腾了两下想要看清自己的装束,旺达已经把他轻轻地桌子上。桌子上扑着洁白的桌布,还放着几支花。着地的感觉让巴基安心了一点,他开始扭着身体去看自己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仓鼠的身体本来就柔软,等到他扭过身体,看到一点点白纱就发现有点不大对劲。直到旺达又把一个小小的皇冠一样的东西,小心翼翼放在他头上时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他穿的是什么——


一条白色的吊带纱裙。


裙子的背部点缀着几颗小珍珠,大大的白色裙摆撒开来飞扬在身后,身前却为了让他方便爬行,什么都没有。


巴基几乎是扭着自己的身体转了好几圈才确认自己穿得到底是什么,他有些愤怒地朝着旺达喊起来。旺达绝对知道他的性别,却还是给他做了这一身衣服。他尝试着把这裙子给从身上弄下来,可是他的四肢太短,爪子也不如人类时期那么灵活,这衣服的搭扣都在他的背上,他想要弄开都没有办法。


他在那桌子上呲牙咧嘴了一阵子,终于发现自己不管怎么挣扎,还是没法挣开这该死的衣服。


“豆豆眼先生!”


巴基正不安地绕着圈,听到这句话便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旺达举着她的手机,快门声连续响了好几下才停止。


巴基盯着手机背面的镜头,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只要他一动那白纱的裙摆就在桌面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响,提醒着他自己现在到底穿成了什么模样,就算他现在是只仓鼠,也足够让他烦恼了。


老天,他宁愿光着爬来爬去,甚至宁愿再被史蒂夫,摸一回蛋蛋。


 ——TBC——

查看全文

微笑着凑过去的史蒂夫瞬间凝住了笑容(。

依然是看了  @semiquaver 太太萌出血的蛋蛋危机后的摸鱼,然后突然发现我选的怎么好像都是家暴现场??????

就算你是史蒂夫...再摸那里我就要咬你了!

下午看了 @semiquaver 太太的00危机实在被萌得不行..就偷偷摸个鱼

【盾冬】蛋蛋危机(1)

!?!?!!?兴奋得说不出话先转再慢慢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semiquaver:

巴基冰冻后醒来被人摸了蛋蛋(?? 一只仓鼠巴基。


 @墨鱼丸粗面 的小仓鼠的灵感~超可爱超可爱,于是考试间隙摸个鱼。不长不长。


 


(1)




巴基从来没有对史蒂夫的外貌不满意过。即使当年的史蒂夫又瘦又小,整个人病怏怏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多看他一眼,但巴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巴基对此万分自豪,因为他比整个美国都早看到史蒂夫的优秀,当然也更早发现史蒂夫的俊美。


于是当他发现史蒂夫的巨大鼻子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有点震惊。


视觉冲击有点大,这鼻子已经不能用普通的大来形容了。巴基觉得有点像一座山峰,这当然有点夸张,但至少是一张靠椅。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坐在史蒂夫的脸上,这感受可颇有些新奇,毕竟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坐在美国队长的脸上。睡着之前的记忆还像是下一秒,史蒂夫的样子还那么清晰,巴基也不知道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比如说他的史蒂夫变成了一个巨人,又或者这只是一个荒唐的梦。


巴基有点忐忑地拿手触碰史蒂夫那个巨大的鼻尖,又想着这或许根本不是史蒂夫,又或者是个疯狂的栩栩如生的巨大雕像罢了。


于是他竭尽全力想要推一推那个鼻子,至少看看它是什么材质。可就等到他要碰到的那一瞬间,那个鼻子激烈的耸动了一下,然后他坐的这张脸,如果他真的是脸的话,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响亮的喷嚏。而随着他的动作,巴基直接被甩了出去。他在第一时间就想调整姿势,避免受伤,可身体却远没有他想象得灵活。不过好在他跌在柔软的地方,天旋地转地滚了好几圈终于停下。


他松了口气,从他开始模糊想起史蒂夫开始,他就开始尽量避免自己受伤,即使担惊受怕蜗居在昏暗的小屋里,即使每日都被自己回想起的那些鲜血与尖叫折磨着,巴基也决定要坚持活下去。他答应过史蒂夫要永远看着他,即使史蒂夫已经不再需要,但他却总还是不放心,他只希望在远方默默地看着他就好。


巴基决定先起身到安全的地方去,再对这个诡异的世界好好勘察一番,顺便彻查一下他的史蒂夫是否真的变成了一个脸上能坐人的巨人,就跟那些现代电影里演的一样。


可当他扭动身子准备灵活地翻身站起来的时候,他却发现一切都没那么简单。他这才发现他的身体跟他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他的手脚变得十分短小,爪子(没错,那两个玩意儿确实很难承认是双手)像是啮齿动物一般,他感觉身体圆滚滚软乎乎的,所见的地方似乎全是绒绒的毛发,像是动物。


他又试着扭动了一下,可他那软乎乎又笨重的身体怎么也没法翻身过去,巴基觉得他这样子一定可笑极了,就像他曾经看过的那些惹人大笑的动物影片。


他不满地骂了一声,但从他口里发出来的却是一声有些尖锐的“吱——”。


靠。巴基用他的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尽管他试图隐瞒自己的位置,但这身体拖了他太多的后腿,他几乎是立马就被一双大手捧了起来。巴基当然知道这是史蒂夫的手,温暖、干燥,布着一层细细的茧,更别说他马上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现在巴基确认了,那个鼻子确确实实就是史蒂夫的鼻子,他的鼻头还有点红,好像刚刚揉过。史蒂夫曾经有哮喘,又受不了一丝刺激,有的时候能够咳嗽喷嚏不间断一整天,鼻头就是这样红红的。打过血清以后,就几乎没有见到过他这幅模样了。巴基眨了眨眼睛,看着史蒂夫逐渐向他靠近。


“仓鼠?”史蒂夫皱着眉头,低低说了一句。


噢,仓鼠。什么?仓鼠?!


巴基的脑袋里浮现出那种可爱的生物,毛绒绒的像是个小圆球似的身体,短短的四肢,还有大大的黑亮的眼睛,颊囊里总是藏着大量的食物,弄得鼓鼓囊囊的。


巴基晃动了一下四肢,扭动他的头部,希望能看清自己的身体,他真的变成了那种会被小姑娘们捧着大叫可爱的小家伙?上天啊,还不如让他做一只猫比较好。


史蒂夫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好像有点忐忑似的用手指戳了一下巴基的肚子。巴基被他这么一弄立马停了下来。史蒂夫并没有用力,他也没有感觉到疼,但这种感觉有点奇妙,就像儿时他和史蒂夫打闹时史蒂夫用他细瘦的胳膊轻轻推他的肚子,然后他们一起大笑着躺倒沙发垫上。


史蒂夫又用手指摸了摸他的头顶,露出一个微笑。


“你从哪里来?”史蒂夫轻声问他。


巴基不满意地“吱吱”来了两声,自从他发现自己不管多么努力发声也只会发出那种尖锐又细小的叫声以后已经放弃了挣扎。他拍了两下史蒂夫停不下来的指头,决心他一边回来就要对史蒂夫这般“少女心”的行为进行口诛笔伐。


史蒂夫却好像被他的举动逗笑了,伸手戳了戳他的下身。他的动作仍然很轻,像是在挠他的痒痒,但巴基却觉得一个激灵,僵在了原地。


他愤怒地对着那个手指咬了一口,然后使出全力一个翻身跌到了身下柔软的床铺上,然后飞快地跳下床,一路狂奔着出去。


哦该死的史蒂夫,巴基一边跑着一边发出愤恨的吱吱叫。他居然忘了刚刚自己没有穿裤子,也居然忘了刚刚那个姿势简直就是一览无余,更要不得的是,史蒂夫居然摸了,他的蛋。他的手指刚刚,飞快而又精准地在他的关键部位轻轻按压并抚摸了一下,那感觉他一辈子都不想回想。


靠,仓鼠难道就没有尊严吗?


 


巴基得坦诚,他确实与史蒂夫之间没有过任何秘密。他们从还是小孩儿的时候就曾坦诚相见过,后来在军中,战斗艰苦,条件有限,自然更没有那么多讲究。他是还和史蒂夫玩过无聊的青春期男生都会玩儿的比大小的游戏。甚至在史蒂夫打完血清后,巴基还记得自己曾在某次洗澡时拿他变得极为可观的那玩意儿开过玩笑,把史蒂夫羞得满脸通红,不得不转过身去。


在安全屋里想起这一切的时候巴基笑了,巴基很久没笑过,因为他每晚都被噩梦折磨,回想起许多死在他的枪声下的无辜的人。而这个记忆钻进他的脑子里的时候,一缕阳光透过报纸洒在他的眼睛上,他便想起史蒂夫的金发有多么迷人。


史蒂夫一直是他生存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有关史蒂夫的记忆钻进他的脑海里的时候他总能获得别样的平静。他和史蒂夫是最好的朋友,但他们还没有摸过彼此的蛋。


怎么说,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情同兄弟,这件事无论如何还是不能接受。虽然史蒂夫可能只是无心,鉴于他们那个年代可还没有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来做宠物,他只是不了解这种生物的身体结构。可巴基仍然忘不了刚刚的感觉。


就算是最好的朋友,这件事情仍然是不该发生的。况且自己还没有摸过史蒂夫的那个部位,这一切非常极其地不公平,对于最好的朋友来说。


他不自觉地弄出了一点吱吱的声音,软乎乎的肚皮在地毯上蹭了几下。他还不适应当一只仓鼠,可是很多时候他已经表现出了这种生物的某些特征。比如用他的胡子探路,用气味来标记他的路线,以及辨认危险。


他在大厅的一角趴下,这套房子对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大得可怕。可巴基记得这里,这是提恰拉陛下为他们准备的一处住所。不算豪华,但足够宽敞也足够安全,他选择冰冻之前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适应他丢失的左臂,而史蒂夫守着他的样子就像是自己随时随地就会消失一样。


史蒂夫的脚步声在远方,巴基用前肢理了理自己的胡子,准备躲在这里。史蒂夫确实被血清增强了四倍,但找到找到一只受过专业间谍训练的小仓鼠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颇有些得意地晃动了一下他圆滚滚的身体,虽然胖乎乎的,却十分灵活柔软,巴基开始有些习惯了。只要他不再摔得底朝天,被人看个遍,什么都好说。


史蒂夫的脚步很轻,离它越来越远,而他的眼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了。


 


“天啊,它真可爱!”巴基听见年轻女孩轻声的惊呼。


那是旺达,巴基仍然记得那个红发的小女孩儿,指尖的红光能够移动物品。她很酷并且也相当善良。


“它睡了多久?”


“我不知道。”史蒂夫用极其轻的声音回答,“我昨晚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墙角睡着了。”


旺达听上去十分兴奋,“它就这么睡了一晚上吗?你移动它也没被发现?”


“没有。”史蒂夫又轻声回答,“所以这不是你养的?”


“不是。”旺达回答,接着有些惊讶地叫出声来,“它睁开眼睛了!”


巴基很想纠正眼前的可爱女孩,自己是一位英俊潇洒的仓鼠先生,所以用“他”更为妥当。但鉴于他即使发声,也只能说发出“吱吱”的声音,巴基并不打算再说什么。他舒展了一下他的四肢,然后发现自己正以怎样的姿势躺在史蒂夫的手心里。


与昨晚一样,他仰躺着,整个软乎乎的肚皮都暴露出来,短小的四肢就缩在身体的两侧,因为他的动作正小幅度地颤动着。旺达看着他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小女孩儿伸出手指,缓慢地向他移动过来。


巴基看着那根细瘦纤长的手指,顿时疯狂地扑腾起来。他没有穿裤子,仰躺的姿势又让他整个身体的隐私暴露无遗,而且这次的对象不是早已经与他坦诚相见的好哥们儿,而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巴基猛地扭动身体翻了过去,史蒂夫似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他掉下去,赶忙用手掌去接他,而小仓鼠却早已经顺着他的手臂爬了过去,然后猛地钻进了他前胸的口袋里。


巴基飞快地在口袋里扑腾着,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他的爪子在衬衫薄薄的布料上抓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史蒂夫被他挠得笑出声来。他隔着口袋戳了一下巴基,而巴基刚刚翻了个身,把脑袋探出头去。


而史蒂夫好巧不巧的,又把指头戳在了他该死的,蛋蛋上。


靠!!!巴基浑身都打了个激灵,愤怒地抽着气,用坚硬的牙齿死死咬住了衬衫口袋的边缘。


旺达眨了眨她漂亮的眼睛:“它真可爱,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我不知道。”史蒂夫说,他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巴基的头顶,“我没有查看过。”


不知道个屁,巴基想到史蒂夫那精准无比的几次抚摸,就气得只想吱吱叫。巴基抓住史蒂夫再次伸过来的手指,狠狠地咬了下去。


史蒂夫发出一声痛呼,然后低下头去。


巴基向他颇具威胁地呲了呲牙,用恶狠狠的吱声说:“给我拿条裤子!!!”


——TBC——

查看全文

重吗?不....重...


梗来自@一颗 

以及生日快乐!!

吧唧哥哥 爷爷)生日快乐!希望不论几岁的生日都有盾在旁边陪着你!

最近转季感冒了病得晕乎乎的,临时急急忙忙画的简单贺图但还是迟了两天(哭)

现在考虑要不要继续上色..

正在慢慢吃着年前囤着过冬的粮(打嗝),有空的话大概每看完一本会偷偷回来写点repo?

反正过完年之前都不想碰板子和硬盘里的坑了(咸鱼撒盐.gif

顺便打个小广告,和 @一颗 为了方便吃粮一起弄了个扫文号(不过我只是个挂名和负责给她推荐的哈哈哈),有兴趣可以戳----> @盾冬桃包扫文号 

新一年也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在stucky桃包坑内敲碗吃粮呀~

春节快乐,鸡年大吉就不加吧了哈哈哈

继续拿摸鱼混更新,p1是盾冬鼠,p2是触(?)手(?)play,前后画风差别略大提个醒,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诶(逃

#最不配合证件照#

赶在跨年前放张摸鱼。掉进盾冬坑时间不长甚至还没有半年,但真的好久没有这么真爱过一对,就这么毫无预兆砰地一下被直球击中,感觉每天都能更爱他们多一点。掉坑晚的唯一好处大概是已经有很多十分优秀的作品不愁没粮吃,但也错过了不少想收的本子超遗憾就是了...(´;ω;`) 

总之祝大家新一年一切顺利,自己也要和拖延症抗争多产点图~


© 墨鱼丸粗面 | Powered by LOFTER